暮色惑人

高二文科生,开学日常弧。重度懒癌
沉迷乌鲁克的FGO玩家(肝,令人头秃)
小英雄超棒!欧相请去结婚!(っ╹◡╹)ノ❀

《小心思》年下伪兄弟(随意码,渣文慎入)

自家儿子,两兄弟都是妖
兄:弈浮生
弟:莫浮沉
一时鸡血YY作,真·小学生文笔
想到啥写啥,短小+没头没尾
慎入慎入慎入【高亮】
—————————————————————
《小心思》

       弈浮生很漂亮。

       莫浮沉一直都这么觉得。

       乌黑顺滑的及膝长发,白皙如玉的皮肤,身姿修长挺拔,玉树临风面如冠玉,是当之无愧的人间仙。

       他觉得兄长真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了,天一盟那个被无知愚民吹捧得上天的所谓真仙连弈浮生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上。

       弈浮生说话时的语调很特别,明明语速并没有什么不同,却总会无端的透露出一种慢悠悠的感觉,就像是天边的白云,柔柔地飘过去了,清朗的声色和温软上翘的尾音,弄得人心痒痒,想让他发出一些更加可爱的声音来。

       莫浮沉曾经为这种肮脏的思想自我厌弃了很久。

       但即便敏锐如弈浮生,也完全没有察觉弟弟的隐晦心思,见他有时面色泛红也只觉得自家小伙子进了青春期,怕是在想那家的俏丽姑娘。

       于是默默地在心里过了一边弟弟身边出现过的女性。

       人说,年纪大了就容易想得多。这位长辈甚至跨越了不知多少年,想到了莫浮沉成亲后,就会一颗心扑在娇妻身上了。到时他这个长辈,估计没处待。弈浮生想到这里,还少见的为此吃味了一小会儿。

       小混蛋,本座辛辛苦苦养你长大,整天跟在你背后给你擦屁股,你将来却要宠着别家姑娘,都不来孝敬长兄,小没良心的!

       无辜被兄长在心里数落了一通的莫浮沉可不知他心里想着什么。这个假·小没良心,真·小流氓每天听着兄长唤名字,表面正经内里心猿意马。

       这可真是农夫捡了小狼崽,本以为是可爱调皮的哈士奇,谁知道是个白眼儿狼。

       而且这狼崽子还整日死盯着面前的移动鲜肉考虑怎么下嘴。

       然而狼崽子有贼心没贼胆,直到最后,也没能好好的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

       迟钝的农夫当然也不可能知道,小狼崽龇牙咧嘴凶巴巴的表情下,那颗装满了他的心。
——————————————————————
哥哥捡到了弟弟,含辛茹苦(bu)养大了他。
正直的小弈哥哥一直认为自家小弟将来会找一个漂亮活泼的好姑娘过日子。
然而弟弟心里的结婚人选一直是他哥。
关于天一盟的真仙………(默)
反正那人和浮沉关系可差可差了。

法官一锤定音,爱上了罪犯!

亲友的脑洞,感觉好有意思于是联文了。
正在码人设,是个可浪可浪的罪犯

《👑吉尔伽美什燃王应援👑》

他是神子,是天生王者。

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吉尔伽美什王,

生来强大,生来就具有高傲的资本。

神希望他能够作为天之楔打入人界,

连系神明与人,代表神控制人类。

他明明可以作为神明抛弃世人,

却甘愿放弃那无比高贵的三分之二神明血统,

作为人界的王,去痛苦地攀爬永生的天梯。

他要带领着被神轻视的人走向辉煌,

向神证明,人不卑微,不渺小,

他告诉了世人,作为一个人是值得骄傲的。

他藐视一切,却又把一切担在自己肩上,

他承认了一切,允许了一切,

他高傲自大,却非常宠爱年幼的孩子,

对于这些娇嫩的小花朵,

他总是格外宽容。

为了孩子放下作为王的凛然不可侵犯,

亲切地与之交谈,

甚至毫无架子地让孩子坐在自己肩上。

庇护着人们的他,受到所有人的尊敬爱戴。

失去了永生的他,为国家付出剩下的一切。

曾追求永生的他,自己迈进了死亡的棺椁。

他年轻时骄傲放纵,傲世群众,

作为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与挚友名震天下,

连神都不放在眼里。

失去挚友后的他终于成熟,

稳重温柔,以大局为重,

不再仗着强大肆意妄为,

体恤民情面面俱到,

按捺着战斗的热血坐镇王城,

成了一代贤王。

面对魔兽潮,

他明知绝不可能胜利,

却依然带领着人民抵死反击,

乌鲁克王国,

在全员知晓灭亡结局的前提下,

依然一片欣欣向荣,

并在最后的时光里打了一场永生难忘的漂亮仗。

我们的王疲惫不堪却依然高强度工作,

一次性处理多起报告,

从战斗到贸易到臣下的家务事。

从感情到立场,

他用一切能够利用的因素维持着王国的运作,

让乌鲁克在末世屹立不倒。

为此他不眠不休,几乎……

不,是已经经历过一次过劳死。

被大臣强制休息才终于退场了一小会儿,

接着又爬起来,

继续投身高负荷高强度无视肉体极限的工作中。

那一天终于来了,

魔兽大军兵临城下,

乌鲁克王城危在旦夕。

所有人都知道,

这是一场绝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一代王国乌鲁克,

将在今天,

灭亡于此!

他登上早已建成的高台,

支撑着极度疲惫的身躯,

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

王的声音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每个人都为拥有这样一位王而骄傲,幸福。

为了王,为了乌鲁克,洒尽最后一滴热血。

强大的吉尔伽美什王,

尊贵的吉尔伽美什王,

受人爱戴的吉尔伽美什王,

在那天陨落了。

他的威名永世流传,

他的传说被谱成歌谣传颂,

他的名字在千百年后的今天依然被充满敬佩与憧憬的呼唤!

吉尔伽美什王,所向披靡

吉尔伽美什王,万王之王

吉尔伽美什王,一代天骄

吉尔伽美什王………

我的王啊,

在今天,在此刻,

乌鲁克的人民将为您欢呼庆贺!

乌鲁克的人民将为您献上荣光!

这皇冠,是我等国民能够为您做的,

最实际,最让我等自豪的成就!

我的王,我将永生铭记这一刻,

乌鲁克全国人民在此!

为您呈上燃王的桂冠!!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但是,作为乌鲁克的一员,为我最尊贵的王,挣得荣耀。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非常的为此自豪!】

Diereadh17

      在得知养子被卷入圣战后卫宫切嗣就很焦虑,知道他召唤出的Saber是阿尔托莉雅后这位前御主更加焦虑了。

        十年前少女被令咒强制歪曲意志时眼中的痛苦悲愤实在难以忘怀,虽然他不认为品行高洁的骑士王会因为私怨煞主,但若是为了圣杯那就另当别论。

        英灵们为了自己寄托于圣杯的愿望而接受、回应了召唤,如果杀了御主能够实现愿望,即使那位王会略有踌躇,最终也会动手。

        作为一个有所缺陷的英灵,除非他的能力恢复,卫宫切嗣在一般情况下不被允许单独行动。所以他只能等,日复一日的在府邸中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迪卢木多也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终于能够离开结界,去见见他的孩子们。

        在接到白塔家主的询问时这个男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刻接受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卫宫切嗣的行程在大体上秉承了两点一线式。

        白塔府邸<————>冬木市

        早出晚归的情报收集者看上去是十分敬业的,但要是对他的路程细化一番就会发现他的真实路线其实是这样的:

        白塔府邸——>卫宫宅——>穗群原学院——>『冬木市各地』——>穗群原学院———>卫宫宅——>爱因兹贝伦城堡所在地附近——>白塔府邸

        从以上的路线来看,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某人(划掉)跟踪狂(划掉)慈父的本质。

        每天一早赶在卫宫士郎上学前抵达卫宫宅,然后一路护送儿子去学校,结束工作后又去学校保护儿子到家,在回到总部前去女儿住址附近观望一会儿,最后进入结界汇报今日战况。

        卫宫切嗣第一次感激自己作为英灵的健康身体,让他可以负起一个父亲的责任。

        然而这样的密切跟踪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的隐藏。

        卫宫士郎曾不止一次隐约感受到不明的视线,但由于其中没有恶意,少年单纯的将这一现象归类为别的英灵出于某种目的在暗中观察他,毕竟正处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关键时期而他是Saber的Master,有这样的行为也无可厚非,所以少年选择了无视。

        而白塔千和原本就了解他的真正目的,对于他工作时摸鱼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这样微妙的日常维持了一小段日子,然后终结在了某人手中。

        由于远坂凛的关系,Archer被强制住在了卫宫家。

        虽然御主和那个小鬼待久之后沉浸在日常生活中,而且某些方面变成了笨蛋,但这并不妨碍Archer每天晚上的巡逻。

        夜色很沉,天上看不出星光,冬木市的灯火阑珊却比星光璀璨。楼顶上,红色的弓兵武装齐全,曲着一条长腿坐在近百米高的大楼边缘,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下方各个方位的人们。

        “喂,你就不怕摔下去?”吊儿郎当的声音懒洋洋地飘了过来。

        星星点点的光亮凝聚出人型,蓝色长发的凯尔特人将枪尖刺入混凝土里,整个人倚在暗红色的长枪上。

        “我可不是某些人,站着都能滑倒。”弓兵微微侧过头,有些意味深长的回了一句。

        从Lancer的角度,恰好能看见他挑起的嘴角和略微慵懒的眼神,以及灯火赛星辉的城市夜色。

        是美景,但Lancer现在一点都不想享受这美景,他现在很想给眼前这人一脚。就像他之前耍阴招一脚把自己踹下山还硬说是自己不小心滑倒的那样。

        “哈 哈,你很有自信啊弓兵!”赤枝的杠把子决定把刚才的想法付诸行动,他抬起自己的脚,瞄准了Archer的屁股,“你说,要是我现在给你一脚,你会如何?”

        “那么你一定会从这里下去。”

        赤枝的杠把子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脚,他清楚的知道这个弓兵省略了后半句,他一定会在把自己踹下去后再补上几箭。

        “真是的,你不愧是有着『库兰的猛犬』之名的男人,”Archer看上去很头疼的样子,他左手抚额,轻轻摇了摇头,“明明前几天才陪你打过一场,如今又忍不住了么?”

        “这样下去凛可是会发火的,你知道她废了多少宝石支撑我们战斗后消耗的魔力吗?”

        “后来的几天里凛的脸色都很糟,连她的同学们都能看出优等生远坂凛的微笑不怀好意。”

        “卫宫士郎和藤村大河的手下们也没少挨训,这些天我们这边鸡飞狗跳都是因为谁啊Lancer?”

        “哪怕是为这边着想一下,你也应该收敛一些了吧。”

        “还有,你一天到晚跑到我们这里蹭饭也不觉羞耻吗?大河是房东不能说什么,那你又算什么情况,明明是对手却跑到敌人家里大吃特吃,也不怕我下毒送你回英灵座。”

        “Lancer………你有在听吗?”

        “啧,连最基本的聆听也做不到了吗,你果然是个无药可救的家伙………”

        “啊————别说了快住嘴你这老妈子!!!”耐性本就糟糕的凯尔特光之御子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脑袋,眼前的男人哪里都好就是这点不好!

        混蛋,你是嘴炮EX吗?!

        Lancer几近抓狂地在内心咆哮着。

        “嗯………?闭嘴Lancer你太吵了。”红色弓兵的视线定格在某个方位,皱着眉头制止了身后的枪兵。

      “哈?!”Lancer表示自己很委屈,老子明明一句话也没说!“你这家伙,想打噗呃………”

        没等他说完,Archer反手拉住他的一条腿就是一拽:“都说了,闭嘴。”

        蓝色的枪兵握住身侧竖立着的长枪,他缓缓起身,那双代表了神性却又在过去被人比作狂兽的血红眼睛微微眯起,男人咧开嘴,危险的露出了尖锐的犬齿。

        “Archer,想打的人不是我,是你这混蛋吧,啊?!!”暗红色的长枪上绵延开血雾般的风,楼顶上的空气开始剧烈波动,愈演愈烈之势在即!

        “Lancer,过来。”对身后那头即将挣脱理智枷锁的怒兽毫不在意,Archer像是招呼小狗一样冲着Lancer挥挥手,连头都没回,“不过来的话,明天早上你就吃变态辣麻婆豆腐吧。”

        “……………艹!”

        脑海中莫名浮现出恶德神父带着一脸恶心的笑容彺自己嘴里灌那一盘子出现在电视上都要打马赛克的红色粘稠东方食物的场景。蓝色的枪兵猛地顿住,思量一番后,被爱尔兰人民歌颂的大英雄憋屈地放下了引以为傲的长枪。

        在某个角落,弓兵露出了一个隐晦的笑容。

        Lancer已经来到身侧,Archer伸出带着护具的手向远处一指:“你看到了什么?”

        “……哈?”Lancer愣了下,最后顺着Archer指的方向瞧了过去,由于距离对于他来说有些远,他微微眯起眼睛,“那不是你们那边的小子吗?”

        “以他为中心,六点钟方向五十米。”

        “唔………”凯尔特的英雄又一次看过去,这次他用魔力稍稍强化了下视力才终于看清了那个一身黑仿佛融入夜色的身影,“一个男人,穿着黑风衣还叼着烟。”

        Archer盯着那个方向陷入了沉默。

        空气一时之间很僵硬。Lancer先生这么表示。

        “喂,Archer,怎么不说话了?”Lancer伸出手在弓兵眼前晃了晃。

        一身红色的弓兵直接站起身,飘扬的衣摆像是风中的锦缎,编织成鹰翼的样子。

        “抱歉Lancer,我有事要去处理,没空陪你大半夜出来玩耍了。”

        “哈……?”半神愣在原地,僵硬地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半空中灵体化消失了,衣摆相触的猎猎风声还在耳畔,人却已经离开了不知多远,“到底是谁大半夜出来啊………”

        光之御子郁闷的碎碎念被层层叠叠的风吹散到不知哪里去了。

        灵体化的Archer盯紧了前方黑色风衣的身影,既然Lancer也看到了,那就不会是幻觉。

        卫宫切嗣,还活着!

        看着卫宫士郎站的笔挺的身姿,卫宫切嗣很欣慰,这孩子真是长大了。变高了,也变结实了,士郎,真是好孩子呢!

        正在心底为自己的养子感到自豪的父亲突然停下脚步。

        英灵的气息正在不断逼近…!

        ‘不是冲着士郎,而是我吗……?’卫宫家的前任当家转过身,拐进一条小巷。

        “到了这里就没问题了吧,出来,躲躲藏藏想来也不会是你的喜好。”卫宫切嗣取下嘴上叼着的烟,扔到地上踩熄。

        随着话音落下,面前的空气开始有了轻微的扭曲,似沙似雾的光点聚集起来。一个身材高大,发丝银白,肤色偏深的亚洲男性出现在眼前。

        “………士郎?”不由自主的,卫宫切嗣这么喊。

        对面的男人有了一瞬的颤抖,但他很快冷静下来,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我不是……卫宫士郎。”

        不是……士郎?

        “啊……这样吗?抱歉,我可能……弄错了。”

        他是将来的敌人,卫宫切嗣也知道自己不需要用这么小心的方式和眼前的男人对话,但是不知为什么,一面对他就忍不住放柔语气,想要用温柔的一面面对他。

        “你是收养了卫宫士郎的男人,卫宫家的前当家。”不是疑问句,男人用了十足的陈述,“卫宫切嗣,是这样吧。”




突然发现有一章不见了,补发

久违的发动态……
高中太痛苦了,炼狱啊……
看到医生就治愈心灵,梅老师真漂亮啊,我终于可以过上把医生挂在脖子上包里关着梅林的生活了!

高中这种东西…………
我到底为了什么在拼命中考
快要升天了

王啊啊啊!!!!
惊得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身为一个王厨的兴奋

看到身边的人们都出了拉二于是试着抽了一发,爆死……
绝望之下又来了一发……………
所以这就是王的愉悦之处?
祝大家都能出拉二!!!

Diereadh不定期更新

从明天开始高中生活开启——
由于学校里不让带手机而且据说高一生活繁忙,所以………
《Diereadh》变成不定期更新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人<……

一个晚上……
作为一个萌新,
从十点钟上线接到第六章放出通知后开始疯狂的肝第五章…………
搞定了但要死了_(:ι」∠)_
维护结束后第六章就要放出了啊………
小玛修要转向四星了似乎?
医生你又远了一步இωஇ
不管了反正最终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呢,在那之前你在就好!
困死了睡觉去(ː:̣̣̣̥з[▓▓]˚º晚安世界

(醒过来又要打第六章头发又要掉了好绝望.jpg)